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公安局旅游局招商局计生局慈善网公路局交通运输局廉政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

家在何方 一个汨罗80后飘忽不定的“根”
2014-02-14 21:48:02   来源:   作者:朱芳 编辑:胥扬   编辑:   评论:0 点击:

近些年,中国人口历经了前所未有的流动与迁移,在此过程中,80后作为成长中的一代,正经历着故乡与他乡、漠然与眷恋的情感变迁。朱威就是其中一个典型,27岁的他,常常在想“家在何方”。朱威和侄女在老家。从汨

近些年,中国人口历经了前所未有的流动与迁移,在此过程中,80后作为成长中的一代,正经历着故乡与他乡、漠然与眷恋的情感变迁。朱威就是其中一个典型,27岁的他,常常在想“家在何方”。

朱威和侄女在老家。

从汨罗人到西安人再到天津人

朱威是来自汨罗市火天乡的一名80后青年,家里有个大他两岁的哥哥,妈妈在家照顾他们两兄弟,爸爸则在外打工养家。他的生活是在高二时发生的转变,那年哥哥考上大学,家里负担更重了,父母便决定一起去长沙做些小买卖。就这样,朱威被独自留在了家中,每次放月假,他就会去隔壁婶婶家蹭顿饭吃。

他第一次真正离开家乡是在2005年9月,朱威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学,在一个热热闹闹的夏天,他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座大城市——西安。2009年临近毕业前,朱威签了中石油,当他把户口从西安迁到了天津,才知道自己的工作地点在新疆。

刚到新疆的时候,天冷,风大,再一次刷新了他对气候的认知,加上工作强度大,那段时间他特别想家,想给家人打电话,才发现那里根本没信号。

后来朱威才知道,要想打电话先要找信号。因为工作站几乎每半年换一次地方,趁工作之余找信号就成了常事,还被他们悟出了经验:通常在沙丘或者山坡上信号稍微好些,可这些地方却是蛇虫鼠蚁时常出没的地方。

“你能想象我一边跟人打电话,一边在山顶上跟蜥蜴打手势交流的场景吗?”他苦笑了一声。

工作5年,回家2次,家人分居各地

工作的第一年,朱威没能回家,开采石油的机器24小时开着,必须有人守在边上,留在那儿过年的人只能轮流下来吃顿“团圆饭”。吃完饭,他趁值班前,跟父母视频“见”了个面,过年本该高高兴兴,母亲却看着屏幕中的他不停抹眼泪,而他只能拼命工作来排解对故乡及亲人的思念。

工作近5年,他只回家2次,回家之路也很艰难,工作的地方到火车站要坐7个多小时的大巴,上了火车又是两天三夜,火车走走停停,又总是误点,沿途疲惫不堪。

即使回到了父母身边,这些年他也很少回老家过年,通常是“父母在哪,家就在哪”,有时是在长沙舅舅家,有时是在珠海哥哥家,春节期间奔来走去,不到年前最后几天,一家人总不能确定到底在哪儿过年。

工作几年之后,家里担心他在新疆定居,便催促他回来买房子结婚,2013年年初,他在长沙买了房,同时也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现在的老婆阿莲。当时两人匆匆见了几次面后,朱威便离开了长沙。后来他们也是聚少离多,更多时间是电话交流。

今年春节,一大家子终于都回火天老家了,因为朱威要结婚了。

朱威是结婚前两天才从新疆赶回来,结婚那几天,买东西、接亲、四处走亲戚了……虽然好不容易聚在了一起,他真正在家的时间加起来或许不到3天,其中多半的时间是在家睡觉,初四朱威便带着阿莲回常德岳母家。短暂的相聚,就这么过去了,不知道下一次回来又是什么时候。

家在何方?生活就像户口一样飘忽不定

朱威知道“父母在,不远游”的传统,如今很难实现了,身边儿时玩伴都是这样,拿他自己的情况来说,父母与他们都在朝着不同方向奔走。

以哥哥考上大学那会为时间起点,上大学、工作、结婚,十余年的时间,让朱威逐渐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现在哥哥在珠海定居了,妈妈在珠海照顾侄女,爸爸去了浙江,他自己在新疆工作……一家人的时空距离好像又远了,不过那些他早已经习惯了,只是眼下要和阿莲分居两地,尤其在他要当爸爸的时候,让他特别无奈。

现在阿莲有了4个多月身孕,可孩子的户口问题还没有解决,想到这个,朱威不得不发愁,思来想去,只能趁下次假期把户口转到长沙了。按照户口在哪,他便是哪的人的说法,朱威做了18年的汨罗人、4年的西安人、5年的天津人,今后或许便是长沙人了,他自己打趣地说道,“我的户口就和我的生活一样飘忽不定。”

这个月18号,朱威就要踏上去往新疆的路了,还来不及多想今后的路怎么走,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相关热词搜索:何方 一个 汨罗

上一篇:汨罗活禽市场恢复开市 11个动物检疫点不撤
下一篇:律师:KTV、酒吧高额服务费也是霸王条款 市民遇侵权可投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