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公安局旅游局招商局计生局慈善网公路局交通运输局廉政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

当年,我们加入了“游凯” ——桃林寺镇九旬老人回忆抗日史
2014-04-17 10:36:05   来源:中国汨罗网   作者:魏胜 周敏   编辑:胥扬   评论:0 点击:

4月14日,桃林寺镇大托村北塘张,张希舜老人家。“那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年代,老百姓

414,桃林寺镇大托村北塘张,张希舜老人家。

“那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年代,老百姓不反抗,就要死在日本人手里,我们必须为生存而战……”张希舜老人今年92岁,思维清晰。“1944年,第四次长沙会战打响,打到了桃林,日本鬼子的宣抚班就驻扎在我家对面……”70年前的一幕幕渐渐清晰,老人红光满面,言语激动。

由“老许”推荐加入“游凯”

那年,张希舜22岁,生于“先生世家”的他顺利读完了初中,一毕业就子承父志,在桃林栗山小学当起了老师。“我是知识分子,不久,就有人上门说媒。”

平安日子没过多久,1944年闰4月,日军来到了大托村,高围墙、铁丝网、大狼狗,隔不了几天,日军就出动一次,“杀人、放火、强奸、抢粮食……现在电视里演的都是真的!”学校自然办不下去了,张希舜和时年14岁的弟弟张建华回到家中,和村中一帮血气方刚的后生子整天寻思“搞死几个日本人”。

5月,机会来了。一个叫“老许”的四川人来到了大托村。这个神秘人,平时不轻易出门,很少和别人说话,“有劲,打架有‘下手’功夫。”

一天,张希舜等几个后生子又在一起嘀嘀咕咕,老许突然说,切断电话线吧,这里的日本兵由驻扎在岳阳玉华山的日军领导,他们之间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桃林日军每次出动,都由玉华山下令。只要破坏这根电话线,就能减少日军出动次数。

为方便组织、统一行动,在老许的动员下,包括张希舜兄弟在内的11名桃林小伙子,加入了一个名为“游凯”的组织。

有惊无险 弟弟捡回一条命

“我们一没经验,二没工具,就往电杆上爬。”说起第一次执行任务,老人还记忆犹新,言语中有些后怕。

黑压压的夜色里,大伙紧急集合。从岳阳玉华山到北塘张的电话线长达十几公里,队员们分头散开,向山头摸去。“没想到电话线全部是铜丝,很难扯断。”张希舜说,“但老许却有办法,他告诉我们将电话线在手上这么绕几下,一扯就断了。”

临走前,大伙儿还推倒了几根木制电线杆,将拆下的电话线成捆丢进水库里。张建华年纪小,认为这么好的铜线,应该还能做点用,竟然把其中一捆带回家,挖了个坑埋在自家地里。

随即,就有日军挨家挨户地盘查,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还是从张建华脸上找到了蛛丝马迹,日军带走了张建华,这让大伙儿吓破了胆。在日军驻地,问话的官兵吓唬张建华:“不说,死拉死拉的。”但张建华凭着一股韧劲,硬是一口咬定“不知道”。

还好,当时张建华穿了一件青色“四口袋”的中山装,张希舜请求一个老人出面,告诉日军,弟弟还只是一名学生,没什么作为,“老弟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老许又组织“游凯”搞了几次破坏,日军就干脆不再修理电话线了,日军骚扰村民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

壮大抗日力量 与敌人斗争

日军驻扎的那段时间里,桃林陷入水深火热中。

桃林寺镇境内原有一座唐朝时的古庙,叫桃林寺。不知是因为庙里有文物,还是怀疑庙里收治了国军伤员,194410月的一天,日军突然包围桃林寺,将寺庙洗劫一空,然后烧毁,来不及逃跑的僧人全部惨遭杀害,很多无辜的村民也丢了生命。

“现在孩子们都不清楚,我们这为什么叫桃林寺镇,就因为有这个庙。现在庙没了,庙名还在……”老人双眼泛红。

随着与日军斗争时间的增长,他们意识到,抗日,除了“明争”还要“暗斗”,还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19455月,老许、张希舜等“游凯”成员在湘阴县九穆乡(现汨罗市)正路学校附近的一处山头集会,决定吸收更多的老百姓加入组织中,成立本地的地下抗日救亡队。

“我们一放出消息,马上有许多群众加入了进来,队伍迅速壮大到100余人。”其中,不少是年轻学生,这些知识分子给队员们出主意,写标语,散传单,在各自公社里与日军展开地下斗争,直到解放。

“解放后,我们才知道,我们参加的这个‘游凯’是冒牌的。”张希舜说,正宗“游凯”是共产党创立的一个地下抗日指挥部的代号,创始人叫游福明,专门组织群众开展地下抗日斗争。而“老许”却只是个国军伤兵,“他虽然是冒‘游凯’之名,干的却是抗日实事。解放后,老许再也没出现过……”


相关热词搜索:桃林 老人

上一篇:男子开旅社抽卖淫“好处费” 被罚2万
下一篇:汨罗80后帅小伙恋家乡当村官 带领村民致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