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公安局旅游局招商局计生局慈善网公路局交通运输局廉政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

《守土日记》 诉说50天抗战泣血历史
2014-04-17 21:21:41   来源:中国汨罗网   作者:欧阳林 楚彬林 赵寒丰   编辑:胥扬   评论:0 点击:

兹记所录实况当时身所经历,随笔直书,毫无隐讳,迄今思之,犹嫌遗漏,颜曰

“兹记所录实况……当时身所经历,随笔直书,毫无隐讳,迄今思之,犹嫌遗漏,颜曰守土日记。”1941年至1942年,第二次、第三次湘北会战展开,当时任湘阴县县长兼军法官的谢宝树,以日记的形式,详细记载了日本侵略中国时烧杀抢淫的野蛮行为及中国军民抗战守土的历史画卷。他自述道,“庶几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且可备国家编纂抗倭战史,及他日重修邑乘之参考资料。”

1944年,谢宝树变卖其妻手饰,东拼西凑石印了300套,分为上、下两册。但因诸多原因,这几百套书早已散失人间。近日,笔者从汨罗市档案局了解到,该馆内收藏的《守土日记》,是1944年石印的唯一一本馆藏孤本。这本《守土日记》,纸张早已泛黄,但它的文字,却穿越七十载岁月的风风雨雨,揭开一道道未曾愈合的伤口,诉说着50天泣血的抗战史。

  变卖其妻首饰石印300套

谢宝树,字明诚,1904年出生于湖南湘阴,1948年逝世,他先后两次任湘阴县长。任职期间,日寇两度犯境,在两次守土抗战的日子里,他坚持每日写日记,详细记下了1941年至1942年第二、三次长沙会战湘阴守城五十日的战况。

《守土日记》分上下两册,上册主要是记录谢宝树两次长沙会战的守城经历,下册则收录了当时长沙会战期间文电、布告、手令、函件、诗词等。

当时的谢宝树,想将整理成册的《守土日记》铅印千本,但估价需款数万元。一向为官清廉的谢宝树无钱印刷,便变卖妻子的首饰,于1944年石印了300本。

因诸多原因,当年石印的《守土日记》早已散失人间。可幸的是,汨罗市档案局还收藏着一本当年石印的《守土日记》。“目前,我们正对石印原稿着手进行修复、裱糊等抢救性保护,积极发挥该馆藏史料的爱国主义教育作用,现正申报国家级档案镇馆之宝。”市档案局相关负责人说。

据悉,《守土日记》后被作者后代及湘阴县政协根据汨罗市档案局收藏的版本重新编辑出版了数千本。

记录日本侵华历史

一本泣血的《守土日记》,蘸满历史的泪水。在《守土日记》上册中,谢宝树分别记载了在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期间9月15日至10月10日、12月20日至次年1月14日共50天的抗战史。其中,对日军在原湘阴县(含今汨罗市、屈原行政区域)惨绝人寰的暴行进行了如实记录。

1941年9月18日,日海军陆战队和平野支队在青山登陆后,遭守军等99军197师一营奋勇抵抗,伤亡惨重,遂疯狂烧杀加以报复,2000余无抵抗力的人民,“横遭暴敌逞其兽性,残酷之蹂躏,任情之奸杀。”

9月22日敌大部已渡汨罗河进犯神鼎山向长沙进扰。9月23日,进犯芦林潭之敌有加无已。白水、汨罗南岸情况,均不甚明了,唯炮声时远时近。9月24日日军进犯营田,营田守备部队因由汨罗江南犯之敌企图采包围姿势,乃受迫撤退。江面之敌数小时内,登陆烧杀,情形惨重。

10月6日,谢宝树目睹殉难军警忠骸,“分段掩埋死尸,共计一百六十五具。”同日据报云静乡周正春“被敌俘活剥惨死”。

1942年元月2日,“尤以显庆乡新桥河一带妇,恐慌被敌辱,抱小孩投水自溺者十余人。”元月4日,接黄谷乡长函,历述日军在黄谷乡向南进犯时,有四万之众,骑兵六千余,凡敌进犯路线附近10余里,家至户到,山谷僻处无不穷搜,乱苇丛棘必用枪扫射……枪声刀声,遍于远近,骨肉狼籍,弥望皆是。壮丁被屠杀俘去者不可胜数,以致饿莩盈野,浮尸满溪。

在两次会战中,湘阴全县三十个乡镇,遭受暴敌之蹂躏者,达28个乡镇……

在守土日记中,谢宝树还详细记述了原湘阴军民不畏强暴,奋勇杀敌保卫家乡的感人事迹。

现档案局内的《守土日记》曾由汨罗人胡震球保管

“1983年4月,上级档案部门和县委、县政府主管领导对征集党史资料很重视,我在工作中征集到了这本《守土日记》。”年逾七十、一辈子工作在档案战线上的原汨罗档案局局长胡志忠同志精神依然矍铄,讲起那段往事,如数家珍,他说,目前馆藏的这套《守土日记》,曾由汨罗人胡震球(已故)保管。

胡震球是汨罗市玉池人,曾任新塘公社副书记、县司法局局长、市政法委副书记等职。50年代初期,胡震球曾在湘阴县公安局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胡震球发现了谢宝树著的《守土日记》。于是,胡震球就将这两本书“私自”珍藏起来。

 1958年,胡震球被错划为右派,被迫离开机关去劳动改造,对他所有的书籍进行了一次大清理,并移交和烧掉了一部分,对《守土日记》本想也付之一炬。在入火之前,胡震球又翻阅了一次,觉得此书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还是“大胆”地保存了下来。然而后来,“造反派”们给胡震球再次戴上“右派”帽子,红卫兵上门破“四旧”之前,胡震球又一次清理了自己的藏书,这次清理出当时可能被视为“四旧”的书籍达50多斤,都送到供销社当废纸卖掉了,《守土日记》又差点被烧掉。可是,当胡震球翻到其中所记录的一些湘阴人民可歌可泣的抗日史实时,实在不忍付之一炬,便将它夹在一批政治书籍中。

 1969年的一天,胡震球突然发现这套保存了18个春秋的《守土日记》不翼而飞,向家里人和少数几个有文字往来的亲戚朋友打听,均无下落。后来,他老家玉池公社鹤泉大队有位青年,因为在“文革”中参加“造反派组织”而受到审查、并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公社革命委员会到他家搜查,发现了胡震球所保存的《守土日记》。“此书为何到了他的手里,我至今也不得而知。”胡震球的日记里写道,“《守土日记》后被当成我的罪证送到县里有关部门。”

  近几年,《守土日记》被汨罗、湘阴、岳阳等地的史志和档案部门反复翻印、介绍、摘要转载和引用,成为了湘北人民抗日斗争的重要文献资料。“作为保存《守土日记》原版孤本18载,并因此而担惊受怕,受过委屈的我,心理上感到莫大欣慰。”胡震球日记里透露。

如今,这本沉淀了太多历史记忆的《守土日记》,躺在市档案局的库房内,静静地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尽管战争早已结束,但它所记录的日本侵华史,永远不会被国人所忘记。


相关热词搜索:日记 历史

上一篇:有关汨罗交通肇事逃逸案的那些事儿
下一篇:连厕所都不能上了!屈子公园遭破坏拷问市民素质

分享到: 收藏